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字一场孤独的修行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5:10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核心提示:这世上,心路苦,在时间的荒涯里跋涉无限远,靠着文字喂养心灵,把那些含着花香的文字渐次开放在季节里,心,总被淡淡的忧,冲刷得千孔百疮,搅得兵荒马乱!于,时光重叠的夹缝里,把心情挤压成文字,延展成薄如蝉翼的词饰,或喜,或悲,都是我与岁月的对话,无关蜚短流长!有如,种在心田的花儿...   这世上,心路苦,在时间的荒涯里跋涉无限远,靠着文字喂养心灵,把那些含着花香的文字渐次开放在季节里,心,总被淡淡的忧,冲刷得千孔百疮,搅得兵荒马乱!

于,时光重叠的夹缝里,把心情挤压成文字,延展成薄如蝉翼的词饰,或喜,或悲,都是我与岁月的对话,无关蜚短流长!有如,种在心田的花儿,一到季节就会芳菲,不因,有无赏花的人,影响,花开,花落!倘若,有人途经花开的美丽,那也是最美的知遇之缘,只因懂得,花开无悔,花谢无憾!就算,世间不是所有人,都能明了用心凝结的文字,温润如玉,用情渲染的诗画,美若江山,我,我还是我,以不同的姿势站成孤独,笃守那份如初的细水长流!即便,寂寞到天荒地老,还是有如金匠,把文字日夜捶击敲打,只为把忧痛延展镂空!并在岁月逐渐凉簿的尽头,收拢素念,依着天籁之音,滤净尘埃,还一片心灵的静谧祥和!

依着孤独的文字,或来,或去,都是时空的递减与叠加,缘起,缘灭,都是牵念循环的形式!没有什么能蛊惑爱情!只留一心素念,把色彩还给季节,把纷扰还给岁月,仅留一平一仄的底韵还给文字,吟诵爱的华章!抿一嘴微笑在时光里,深藏浅喜,那种感觉循入心间,悄然生长,且羞羞的,在文字里开出了花儿,美如一帘幽梦,梦中有一处撩人的风景。回眸,洒满一路馨香,驻足,晕满一地相思,捻起,染满一身回忆。而,时空总是不停的排列人生的悲欢离合,组合命运的阴差阳错!于是,每个转角的路口,人生充满悬念,埋满伏笔!而许多人,学着蒲公英的样子,追逐貌似自由却隶属现实的荒谬!于时光的深处,洇渡岁月的长河,阅经世事的无常,依着磨圆的心境,去看,看那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看那梦境之上如何重现梦境,才觉人生如戏!而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才更加生动干净!每每至此,深藏些许人生的领悟,于心底!就会在四合的光影间,蓦然想起,生命的狂喜与刺痛,在这顷刻,宛若烟火!

人生,有泪可落,有情可忆,缘可遇,不可求!不管以后,岁月如何,幕起,幕落,都无关结局!时光如水,和着文字,稀释忧伤,把寂寞的来源,转化成光泽柔腻的词句,温暖以后的岁月!就这样, 生命,泅于流年的渡口,在文字里布施烟雨,即便淋得满心泥泞,还是滤尽了尘埃。如此,我以传经的虔诚激扬文字,修得摩诃。如若,文字,无力超度灵魂,我定,舍却文字的红楼一梦,不染墨香,结绳记事。

如此想来,一个用心写字的人,以血,渲染命的底色,以泪,浇灌情的花朵。如果,还不能浴火涅槃,以生所累,为心所困,难脱苦海,我愿,抛弃三世情缘,佛前再求五百年! 若心向禅,只有文字,没有喧哗,没有往来如嗦的繁复。唯有一池若水的静谧,我愿用爱的颜色泼洒人间,染一处风景这边独好。在时光里。那种感觉纵使会随着岁月沉淀,而心灵的葱笼也会于尘埃里悄然生长,且羞羞的,开出了花儿, 嫣然!就这样, 一个用心写字的人,注定做不了戏子,也就不用,演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泪!只以,文字滋养心灵,只以墨香喂养孤独,依一朵雅菊的清欢,独傲寒霜!字为我魂,文为我身,我只知道以笔入世,却不能明了以何出世。姑且,只有,于时光的缝隙,夹一记无言的知念,藏在岁月深处,晕万顷无声的安暖 。

就这样,一个人走在心路,吐字如抽丝,撩开岁月深不见底的漫长孤寂,那种冷冽渗入骨髓,一份话到嘴边自我吞咽的沉默,犹如枯井中投下石子,却听不到回声的绝望。如此,跋涉在时间的荒涯里,始终是一个人奔跑,身后,仿佛有双眼瞥见我如静坐门前咀嚼日子的老人的落寞麻木,即便是若有所悟的自责忏悔,还是沉溺于不攻自破的平庸,不管我无论如何用力的祈盼,始终,还是难以触到时光的安暖。烦忧如霾,心间迷漫,快乐也就成了奢侈品,一份贴心的安暖,多么弥足珍贵。

想来,这世间的那种懂得,最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亟需几世修来?如此,避开凡尘的繁华,执笔素笺,依着文字,润满一池秋水的静谧,于心间围篱种菊,依一枝清菊的雅淡,让心事开出花儿,心香盈袖,捻指点开云雾,从字里布施烟雨,湿了万家灯火,且,当写到心事翻涌,当写到辛酸心疼,当写到思念揪心,就在一滴清泪滑落的刹那,顿然发现,原来,文字早已成了我,独家的心疼,对文字的这种迷恋和依赖,罂粟般绚丽上瘾,这种情感俨然一把锁,锁住了一段岁月,锁住敏感脆弱的心,锁住了心酸破碎的情,迷醉于墨香,在文字里沉浮,就是一种不愿抹去的情愫。而尘封在岁月深处的过往,宛如开坛的酒,陈香四溢,晕满回忆,蚀心散骨,这种情感,伴着淡淡的喜悦与不露痕迹的满足,竟成了,我安暖清欢的依赖,我买醉般喜欢上了伤感。我习惯了静静的思念,那搁浅的心事如叶,在秋的枝头摇曳,在时光里变得消瘦单薄!就算,沧海守不成桑田,我,仍狂恋四季,喜欢侍养一季季文字花开,把灵魂附进字里,长我的绿,显我的型。

或许,人生是,一卷佛经,一盏清茶,一次旅行,红尘,有我看不破的各种过错,尘世,有我悟不了的迷乱。就这样,一个用心写字的人,以血,渲染命的底色,以泪,浇灌情的花朵。如果,还不能浴火涅槃,以生所累,为心所困,难脱苦海,我愿,抛弃三世情缘,佛前再求五百年!若心向禅,只有文字,没有喧哗,没有往来如嗦的繁复。唯有一池若水的静谧,我愿用爱的颜色泼洒人间,染一处风景这边独好。在时光里,那种感觉纵使会随着岁月沉淀,而心灵的葱笼也会于尘埃里悄然生长,且羞羞的,开出了花儿,嫣然!如此,一个用心写字的人,注定做不了戏子,也就不用,演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泪!只以,文字滋养心灵,只以墨香喂养孤独,依一朵雅菊的清欢,独傲寒,现我色。

时常,会有一些温暖的问候,打湿内心,让寂寞泛起泪水的光泽,一份感动足以冬暖夏凉,还有一些文字,如有佛手化渡灵魂,驱赶心魔。如此,人生虽苦,仍善,仍爱,虽寂寞却并不孤单,总觉一种陪伴如影随形,即便隔着天涯海角,却是见字如面,或倾诉,或聆听,总有清欢溢满心田,晕着月韵花香,曼妙时光。

或许,喜欢文字就是习惯了孤独,前些日子,有幸邂逅一位本市颇有名气的作家,言谈中他的眉毛间流露出如晨月般黯淡的忧虑。我问他青灯苦字,孤独吗?他没有回答,但我明显感到他心如冬月的孤寒,灵魂如冽风吹破纸发出的幽咽落寞。

这次第,使我幕然想起一句大师的话,圣贤庸行,大人小心。深深明了,走向孤独的人是不会承受怜悯同情的。

可是,冥冥之中,除了禅意慧质的文字,何以萌庇易碎的心?何以修行易感染的灵魂?

这尘世,冥冥大众是不会有真真的孤独的,坐在高端塔顶的神人圣人才是最孤独的。

从来知道,我将某些风月片段,深深种植在红尘的流年,不为情深,也不为缘浅,只为在每一次思念的瞬间,还能想起某一场的尘缘,惹得心热鼻酸,也曾为我蚀心散骨的相思,留恋深爱这世界。人世间,总有那么多的人聚了散,散了又聚,如此的反复,不过是因为内心还存留着一些不舍与感动,纵然是不得不在交错的一瞬擦了肩,纵然是不可预知的阴差阳错,也必是不舍开口说出一句再见。人与人之间,都有着难以预料的缘分,有着身不由己的悲欢离合,喜欢你的人不会要你的诺言,不喜欢你的人不在乎你的诺言,留下的永远是缘,走了的也永远是过客,从来都不会受制于主观臆想。(文章)

或许,关于似水流年的过往,会逐渐的从心海里浅淡散开远去,那过眼的繁华,那悲欢的交集,纵使,会被某一次不经意的撩拨而悄然的惹起,却早已深知,是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模样。尽管如此,心底,还会酝酿着深深的喜欢,当一种感受回来,还会心疼,还会酸涩,再也无关距离的长短,无关芳泽会不会干涸。如果,每一节深刻的情愫都需等待时间来成全,那么,就让我们尽可能学会用感恩的心,去铭记所有来自身边的安暖。然后,在文字的底蕴里将最真切的心情滋养,唯有这样,才不会卑弱的输给流年。如此,我便可以在岁月的额头上写字,写时光清宁有致的日子,写流年温暖柔情的句子,写生命喜怒哀乐的面容,让情感泊在寂静的梦里,让故事老入青花瓷的雅釉。而那片如云朵一般美好的回忆,就如远春里的一场花事,不需要刻意的绽放,就让其风雨中起起落落的存在。而我们,只需依着温婉光润的诗句,在腊梅落红凋零的幽径,安然等待,等光阴改写昔日的容颜,让你,可以款步深情的走入我的轩苑。

时常对自己说,如果,这烦嚣的红尘,有着我无法看破的各种错过,如是,那些时光里的情感,合起如虔诚的礼念,微启又如莲花。念如藤蔓一般的缠绕,最终,也只是在寂旧的古巷里深锁,经年累月的蹉跎,长满了湿涩的苔藓和斑驳的纹络。这尘世的耳语,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在意,也只是一季季的朝夕,一阵阵的松涛,人海里遇见,孤鸿里沉默,总是充满了离合。既有花好月圆,也有天不遂人愿,那么,何不向佛,拔出深入骨骼的忧苦,让心境从阳光里伸展出明媚,又在诗一样的光阴里绽放,然后,从素白的牵念里经过,字是修行的莲台,只用心,做寂静的花朵,将自己的半坡芬芳开到时光无涯,依花香筑巢,无论在与不在,都会痴心温润心房,养你疲惫的身心,泊你飘零的灵魂,即便,这辈子不能给你所有的花开,只要有一朵开在心里,倾心就好,何须春色满园?

或许,这样的时光是清苦的,这样的生命是孤独的,走在漫漫心路,始终是一个人行者,风雨兼程。这些年,很庆幸,颐养在文字围成的山水屏障中,没有被世俗吞噬,心还是如清泉般潺潺,情还是若松月般依旧。走累了,依着文字的间架做榻,酣憩,以小令作韵,让心事低吟浅唱,仿佛听到阳光散落心底的声音,眼前竟毫无征兆的变得明朗起来,心如蝴蝶扑向了一场满是馨香的花事,深藏浅喜,不再靠回忆喂养心灵,肩上再无须掮别人的故事。就这样,山一程,水一程,从文字里种下春天,把墨香染上流年的卷首,在翻页的边角晕上知念,它年,如若有人翻起,还能感觉到春暖花开,若触摸,柔软缠绵,若嗅闻,暗香盈袖。

营口制作西服

宜春西服定制

衡水定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