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解药还是安慰剂有色行业触网寻求突围贴片ic

发布时间:2020-10-19 01:43:15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2015年金属价格大跌,多数有色企业业绩受损甚至出现亏损及关停现象。传统有色金属行业如何突围?

3月18日,上海有色网举办金属产业互联网大会,进一步探讨有色行业如何与互联网相结合。

有业内专家指出,摇摆在大宗商品大跌和反弹中,有色行业也在试水“互联网+”寻求转型。如何产业升级,上下游企业面临生存难的困境下如何提升供应链效率、降低财务成本等问题,成为了摆在大宗交易各企业面前的难题。

2015年我国铜、铝、铅、锌、镍、镁、钛、锡、锑、汞10种有色金属总产量达5090万吨,同比增长5.8%。然而今年各种压力依旧存在。

有色金属如何“互联网+”

2015年在传统行业中层出不穷的垂直电商令人眼花缭乱,有色行业加入试水。

据上海有色网联合创始人张明川介绍,有色网目前平均日访问量为45万,注册用户数为50万,接近35万为企业用户,“这个行业企业用户一共120万左右,有30%是我们的用户。”日交易量2200吨,2015年全年交易额300亿。张明川认为“互联网的引入是将传统的信息互联网化,通过数据应用,对传统行业附加能量。传统企业最大的受益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可以预见的是将来交易会更加高效和安全,基于物联网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整个过程可追踪,信息更透明,银行掌握更多办法来监管货物。一方面规避货物和市场的风险,另一方面资金方进入产业的壁垒降低。”上海有色网CEO 范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有色网本来有行业基础,不仅是客户长期使用和信赖这个价格,而且之前它就像一个非典型的交易中心,整个金属行业的上下游基本都在用有色网的价格做结算,客户黏合度非常高,可以将产业链结合起来,这样从线下转线上才显得稍微容易一点。”

要用互联网打通金属行业产业链上的生产、流通、交易等环节,除去传统企业,更需要物流、金融和软件等行业资源的配合。

“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结合还有很大的机会去挖掘。”原腾讯高级副总裁吴宵光说, B2B交易平台包括金属类的行业是数十万亿的市场,“产业非常复杂,没有完全被在线化,这是作为投资者应该看到的创新机会。”他认为从业者应该思考让互联网介入的渠道,将产业信息化、供应商、资源通过互联网平台整合在一起重构产业链,创新更多的商业模式。

作为此次有色网在物联网方案的合作方,航天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可利用其技术“保证实时监控有色金属货物,解决货物进行多次抵押问题”。航天金卡分公司总经理马振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选择有色网进行合作是因为“我们做信息安全、互联网应用的必须服务一个产业,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和升级。有色网本身有平台,在行业内有足够的影响力,两家结合能够提升整个产业链的价值。”

“互联网+有色”是春天?

与当前两大电商淘宝和京东不同的是,“有色网既不像京东一样做自营也不像淘宝一样不管货,而是结合淘宝一样的开放平台和京东的监管仓库模式。”张明川介绍,上海有色互联网平台已推出的三大主打产品为策略、交易、管理。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色网做行业电商,在有色行业内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从电商发展阶段看,有色网还无法与淘宝、亚马逊、京东等比较,但从大宗交易角度看,还是向前迈出了一步,只能说其模式不算先进,但适合当前发展阶段。

但有色金属行业最大的痛点是盈利能力下滑,关键因素是产能过剩,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提升市场效率,但无法根本性地改变供需结构,也难以有效解决行业痛点。

“B2B的平台,包括我们,现阶段都处在非盈利模式,商业模式还不完备。”范昕说,平台传统业务在挣钱的基础上,投入电商说不定就亏了,但只要“亏损合适,确实是在改变用户的习惯和创建一套更好的生态体系,未来盈利点一定会出现,主要会出现在提供的金融服务上。”

作为投资者,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俞敏洪曾对上海有色网进行了天使轮投资。他以互联网在教育领域的应用说明“互联网可能做到了像水一样,没有它企业没法生存”。俞敏洪表示“所有金属公司一定需要有强大信息透明、全球性整合、互相之间配置和金融体系互相置换的能力,路路打通这样的体系。”未来的传统行业应该是拥抱互联网共同进步,而互联网不可能颠覆传统行业。

而对于实实在在处在转型阵痛中的企业们来说,互联网应用描绘的图景还过于理想化。江铜国贸业务总监毛一伟表示在其集团层面互联网应用“还是小打小闹”。具体来说,“我用两个字评价就是‘痛苦’。传统国企做互联网的改造,核心是人的问题。”他解释称如果大面积铺开互联网,“估计人员要裁掉五分之四,但我的社会责任并不能让我这样做”。而随之而来的组织结构、交流方式、作业流程的改变以及人才淘汰机制的建立,“都涉及到人,一动到人,对于传统国企来说是非常难的”。

范昕对此表示,“在推进的过程中,互联网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企业机制比较重,痛点不一样。必须要有地推队伍去了解企业最核心的需求。支付、物联网、互联网工具在过去这十几年成熟很多,现在也不能说这次就一定能成功,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才能突破。”

关注有惊喜

上海冷藏物流

吸音材料

塑料托盘价格

红花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