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应成立国家改革委不能寄托于大部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0:17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评论:应成立国家改革委 不能寄托于大部制

“必须要有一个专门研究改革的统筹协调机构。”  2月17日,在2013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以下简称“50人论坛”)年会上,全国政协经委副主任、前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的话语,得到了与会代表的高度认可。  他认为,不管是恢复过去的体改委,还是重新建立一个类似体改办的机构,在当下推动改革的前提条件下,都非常重要。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前北大校长助理张维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等论坛成员,都表达了类似看法。  参会专家普遍认为,目前的国家发改委属于部委性质,这与上个世纪80年代由总理兼任主任,负责体制改革的总体设计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不可同日而语。  2012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6项任务,其中最后一项是“深入研究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由于今年秋季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可能出台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有关方案,考虑到时间问题,现在这项任务已经变得尤为紧迫,甚至成为最重要的任务。  同时进行顶层设计也不能寄托于各个部门机构。原因是,目前各个部门和机构有自己的部门利益。反思过去很多改革之所以不彻底和没有进行下去,除了很多配套改革措施缺乏外,也与涉及各项改革顶层设计有关的体制问题没有解决,有很大的关系。  吴晓灵认为,在政府机构没有变成服务型性质前,搞大部制只会使得各种权力混为一体。这并不能很好地推动改革。  “50人论坛”聚集了具有国内一流水准、享有较高的社会声誉、并且致力于中国经济问题研究的一批著名经济学家,目前该论坛成员仅仅中国共产党第18届中央委员就有5名,候补委员2名。该论坛今年年会的主题是“改革的重点任务和路径”,为今年的顶层设计方案出台进行预热。  由总书记、总理牵头  参与今年“50人论坛”的一些专家建议,应该由论坛直接形成一份给中央的建议,提出建立国家改革委员会或者体改委,由总书记或总理牵头,来统筹改革方案的顶层设计。  从1949年以来,中国推动比较大的改革有几次,这几次都导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提升了1个百分点以上,即1978年后的改革开放,1993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成立,以及2000年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而当时主导这些改革设计时,曾有中央改革设计部门。比如1982年全国人大同意成立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由总理兼任主任,负责体制改革的总体设计。1998年国家体改委在机构改革中降格为国务院体改办,但仍参与设计方案。2003年国家体改办并入国家发改委,只留下一个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  从2003年以来,尽管国家出台了很多改革方案,但是改革推进缓慢。比如2002年的国务院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实施 “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但是迄今仅仅只有厂网分开实现,其他的并未实现。近期出台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社会反映比较空洞。  对此,吴敬琏指出,根本的原因是,这些改革方案对于涉及背后的体制原因分析得不透,很多措施显得很空。而要形成总体方案,则需要在中央的直接领导下来做。  不寄托于大部制  也有一些专家认为,不能依赖各个部门来制定改革方案,同时也不能面面俱到设计方案,应该先选择几个突破口来设计方案。  原因是,各个部门都存在自己的利益,让其设计改革方案,只会朝有利于部门利益的方向倾斜。因此实施大部制改革方案,其实并不能解决顶层设计的问题。因为部委越庞大,则权力越集中,而部门不会放弃审批权,这会导致权力寻租。  吴晓灵指出,下一步应该以建立服务型政府、完善公民社会为目标,限制政府权力,规范、培育社会公共组织,将很多本来应该由社会管理的事务交给社会。  为此中央或国务院可以成立若干问题研究小组,来进行顶层方案的设计,重大的事情必须由中央和国务院牵头。  根据了解,近年来改革中途而废的远远不止电力改革,像2008年电信领域改革6家公司变为3家运营商,实施自动携号转网,迄今并未实现。而且还形成南北2家宽带垄断,中国上网费用是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  同时,目前由部委制定的一些改革方案,实施效果大打折扣。比如由发改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部制定《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按照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的看法,缺乏对于中小企业从业者的内容。  他认为,不同的利益集团有不同的声音,遵纪守法的中小企业从业者其实是弱势群体。他们在新近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中没有被涉及,“说到底,就是中小企业在正式渠道中没有自己的代言人。”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汪同三也认为,目前的改革方案设计和1978年的情况已经不一样,当时是所有人获益,现在则是必然有人受损。其中这涉及到一些人和利益集团和基层。“解决此问题的办法,是需要引入博弈。”他建议和上几次大的改革一样,启动类似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国务院参事汤敏则建议,目前需要尽快建立全面及时了解老百姓诉求的机制,展开科学民意的调查,确保调查的独立性和科学性,进而反映普通居民对于改革的呼声。  目前50人论坛已经确定了今年政策研究的一些重要议题,这包括城市化、推动垄断行业改革、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思路、新时期中国财税改革的若干问题等。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甚至设计了包括资源价格改革,利率改革等12项目前需要紧迫改革的内容。  不过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成员许善达认为,目前需要先选择三四个改革内容作为突破口,然后再推动其他领域的改革,进而研究第二步、第三步改革。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