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羊城上演人蚊大战市民社区灭蚊像鬼子进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27:25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羊城上演"人蚊大战"市民:社区灭蚊像"鬼子进村"

广东新增登革热病例仍过千

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2144例

羊城晚报讯 记者黄宙辉、通讯员粤卫信报道: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通报称,17日,全省报告新增登革热病例1074例;全省新增住院病例378例,现症住院病例2482例,累计住院病例1463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2144例。截至18日零时,今年全省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病例36889例;累计报告死亡病例6例,其中广州5例,佛山1例。

17日,广州新增登革热病例846例,共有3个区(白云、海珠、荔湾)新增病例过百例,其中白云区最高,新增了283例。在17日的全省新增病例中,肇庆市在当天新增了33例,在全省仅次于广州和佛山(62例),其中单是端州区就新增了23例。

全省36889例病例分布为:广州(30945例)、佛山(3113例)、中山(519例)、江门(420例)、珠海(384例)、深圳(257例)、东莞(214例)、肇庆(233例)、清远(168例)、阳江(165例)、湛江(155例)、汕头(114例)、揭阳(44例)、茂名(48例)、潮州(48例)、河源(25例)、惠州(16例)、云浮(8例)、韶关(7例)、汕尾(6例)。

医生正在搜集花斑蚊

诱蚊器捕捉到的雌性花斑蚊

10月的羊城摆脱炎热,渐露秋意,广州市新增登革热感染病例的数字却未能刹住,市民仍然谈“蚊”色变。

为控制疫情,数十万干部、工人、学生、环卫、街道办人员参与了灭蚊行动。

羊城上演 “人蚊大战”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人肉诱捕的猎蚊人

近日,广州大厦附近,一棵巨大的榕树,四周杂草丛生,站好位置,开启吸蚊器,吸蚊器里的风扇迅速转动,尹铭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寻找花斑蚊,等待着“猎物”收入囊中。10分钟过去了,尹铭不断地抖动自己的裤腿,引诱蚊子闻到人体的气味,然而未果。又过去了10分钟,依然一无所获,尹铭只好放弃,重新寻找监测点。

最终,在一块不大的水池边上,他收集到了一只花斑蚊。“积水是花斑蚊幼虫孑孓繁衍的地方”,尹铭指着吸蚊器里的“小猎物”说:“这种雌性花斑蚊就是传播登革热的罪魁祸首。”尹铭继续站在原地寻觅——每个点要站足半小时,才能达到测算成蚊密度的标准。

如此枯燥危险的工作,尹铭已经坚持了近一个月。自登革热疫情迅猛蔓延以来,他每天都要在“疫点”(指有登革热确诊病例所在点)周围400米范围内,寻找东南西北中五个监测点,分别监测。每天追着蚊子跑,难免会被蚊子叮,“时间长了,没啥恐惧的,做好防护措施,本职工作嘛。”尹铭所在的越秀区北京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跟他一样负责“人肉诱蚊”的同事不在少数。

隐身烟雾的蚊枪手

烈日下,46岁的陈万超手持灭蚊烟雾枪,在越秀区北京街的巷子里来来回回,汗水浸湿后背。湛江老弟黎丽国背着超低容量灭蚊机紧随其后。

机器嘈杂的轰鸣声在狭窄的巷子里回荡,烟雾弥漫,瞬间,街坊们捂脸散去。空荡荡的巷弄里只剩下两个孤单的背影继续前行。

每天早上8点半,陈万超准时回到北京街消毒站,认领执行当天的喷杀任务。一天里,老陈要喷杀两三片居委辖区,洗两遍工作服,中午一次晚上一次。疫情严峻以来,他一天都没停过。一些机关、商场等人员密集度高的场所,只能等下班清场后再喷杀。“晚上8、9点收工是家常便饭,最晚的一次忙到凌晨才回家”。

一次作业中,小黎的右肩膀不慎被划破了皮。“自己小心咯,街道办平常给我们买了防护的手罩、口罩,休息时还有清热解毒的饮料。”聊起快愈合的伤口小黎轻描淡写。

走街串巷的蚊香姐

北京街大南路,高第街居委主任吴慧婷带着她的“战友们”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地大声吆喝着“灭蚊呐,熏香啦”,很快整条街都燃起了蚊香,“不吆喝不行,街坊不理解你在干嘛”,细心主动的吴姐总是走在疫情的前面。迄今为止,她所在的高第街辖区暂无登革热确诊病例。但她却用“四面楚歌”来形容目前的情势,“今天没有,不代表明天没有”,主动防控边位地区疫情成为工作的重点。

8月中下旬开始,吴姐每天早上拿着配好药水的喷壶亲自上门喷药,但也会遇到居民不理解、吃闭门羹的情况。“理解需要过程,耐心做好工作才是我们的本职”,同样遭遇过居民不理解的刘医生感慨:“现在越来越多街坊感谢我们的作为。”

夕阳西下,入秋后的广州早晚温差变大,蚊虫依旧“排兵布阵”,登革热疫情“高烧未退”,但愿这场没有硝烟的人蚊大战早日结束。

市民开始清理积水、重视环保、爱鸟护虫……

登革热,改变市民卫生习惯

今年全省大规模爆发的登革热疫情不仅引起市民对疫情的担忧,记者近日巡城采访发现,市民的卫生习惯和环保观念也正在悄悄发生改变。有专家分析,一场非典改变了广州人的饮食习惯,一次登革热疫情可能会让全民更注重公共环境卫生。

羊城晚报记者 许静 黄宙辉 李永

市民担心:

蚊子虽灭环境却被污染

黄太是东风路某小区的住户,她告诉记者,最近社区灭蚊就像“鬼子进村”,一见白雾弥漫,家家关门闭户,童叟躲避,平时热热闹闹的小区空地立刻无人驻足。“毕竟灭蚊药对健康是有害的,长期这样灭蚊,恐怕是吃不消。”

市民陈伯平时喜欢带孙子在小区里玩,他说,小区每周五大灭蚊,之后的几天就不敢带孩子去小区花园里的游乐场。如果孩子不小心摸了残留的灭蚊药甚至吃进嘴里,那可怎么办!

有专家担心化学灭蚊导致蚊子产生抗药性。广州市汇城害虫防治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伍明亮甚至在网络上撰文,认为广州爆发登革热系长期进行化学灭蚊的结果。他表示,更糟糕的是,蚊子的天敌被误杀,造成蚊虫生长更加猖獗,“我们灭蚊的方法已经到了必须反思的时刻”。这位从事昆虫生态研究和害虫防治的工程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尽管化学灭蚊的害处人人皆知,但疫情当前,喷药仍然是灭蚊的重要手段。连年灭蚊,让市民、专家都感到两难,市民朱小姐对记者表示:“我们实在不希望看到,蚊子被杀灭了,环境却被破坏了,疫情虽然被控制,但我们从此要生活在一个‘毒’雾弥漫的世界里!”

灭蚊,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

争议声中:

卫生习惯悄悄发生改变

新浪名博博主廖新波近日在博客上呼吁:不管是SARS还是登革热,预防工作离不开全民的爱国卫生运动!他认为,从科学防蚊灭蚊来看,消杀成蚊是最下策的应急做法,毕竟杀蚊剂对环境有污染,对身体也有害。疾病的预防重在平时的行动,重在政府与百姓一起从点点滴滴做起,政府履行好自身的职责,百姓树立起良好的健康意识、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而不是等疾病来临时,等疫情爆发时再采取行动。“总是亡羊才补牢,一定已晚。”

记者观察到,随着“化学灭蚊”的争议甚嚣尘上,人们的卫生习惯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

“公司竟然新出了规定,办公桌上的花瓶、鱼缸必须天天换水!”工作多年小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说,以后出差时必须得请同事帮忙换水,如不小心养了蚊虫可能要被扣奖金了。

王先生注意到,自己常去的菜市场近来都很干净,污水横流的情形没有了。他分析,“这多半也是灭蚊爱国卫生运动的结果”。

爱跳广场舞的陈女士傍晚也不跳舞了,“噪音会吓走傍晚觅食的蝙蝠,听说一只20克重的蝙蝠一年能吃1.8-3.6千克昆虫,其中蚊子占的比例不小呢!”

积极影响:

市民更注重卫生和环保

随着人们对化学灭蚊负面效应的关注,环保话题也逐渐升温。

10日,广州市水务局对外公开表示,为应对形势严峻的登革热疫情,该局不仅清理供水窨井、下水道、排水检查井、雨水口及河涌范围内绿化带的积水,进行灭蚊,还在一些水体中投放了食蚊鱼。这一消息引发了社会的担忧,因为食蚊鱼是有名的入侵物种。针对外界担忧投放食蚊鱼会造成生态失衡,广州市水务局回应称,此次投放的食蚊鱼已在广州生态系统存在几十年,“不算新的入侵物种”,适量投放不会对生态造成影响。

一些常用卫生杀虫剂及应用的帖子也在网上流传,怎样杀灭害虫的同时最大限度保护生态,不少业内人士和专家建言献策。生物药剂灭蚊引发网友关注。

“让全民更注重公共环境卫生和环保,改善城市文明,这可能是登革热影响的积极方面。”有业内人士指出。

武汉炒米

江苏日本气动工具

杭州陶瓷光泽度仪

合肥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