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躲在身后的眼睛-【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4:55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赵熙从茶馆出来,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深夜10点了。丈夫赵军还没有回来,赵熙的心里突然涌起了疑惑。高中时候赵熙就和她的老师赵军恋爱了,一毕业他们就结婚了,婚后赵军弃教从商,刚开始生意还不错,现在生意日益萧条了。近来他回家少了,每隔两三天总有一天睡在外面。问起他时,他总是不耐烦地说是男人的交际。

赵熙越想越不对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眠。这一晚赵军又没有回家。第二天上午9点,电话铃惊醒了赵熙。她一提起话筒,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怪异的声音,含混不清地对赵熙说:“告诉你,赵军用你们家的房子作抵押,向金信当铺借了巨款,要是不信,可以到金信当铺的营业处去看看……”说完,对方突然挂断了电话。赵熙一下子警觉起来:一个月前,她曾在赵军的口袋里找到一盒“金信当铺”的广告火柴。当时她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赵熙此时想起了,上个星期胡芳在同学聚会上对她说的关于夫妻结婚多年后,丈夫借款在外包养情人而不归家,最终走上绝路的话题并非是闲极无聊的胡诌。

“金信当铺”在一幢大楼的二楼,赵熙走上楼时没有碰到一个人。当走到写有“金信当铺”字样的玻璃门前时,赵熙开始紧张起来。她推了推门,门反锁着。赵熙在门口呆立了半晌,见门里还没有动静,她猜想可能会有后门供出入,就改向后楼梯走去。后楼梯是通往各个楼面的备用门,她无意中碰到了门柄,门突然开了。

赵熙走进门里,询问道:“屋里有人吗?”连喊了两三遍都没人答应。赵熙正想关门出去时,看见餐桌后面有一个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她走近仔细一看后,心脏立刻几乎停止了跳动。餐桌旁的椅子横倒在地上,那女子仰面朝天躺在椅旁,颈间绕着两圈尼龙绳,绳索一端死死地缠在椅背上。

“谋杀!”赵熙吓得尖叫了一声。她返身冲出门朝楼下奔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拨打110。”

经查明,死者是“金信当铺”业主白如经理。警方在现场调查时发现,营业处的小型保险箱半开着,里面的现金已荡然无存。作案时间估计是在前一天晚上10点钟左右,这是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推断。负责此案的王坤警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他对偶然发现作案现场的家庭主妇赵熙很感兴趣。王坤了解了赵熙去的原因后,问:

“昨天晚上你丈夫在家吗?”

“没在家。他近来经常在外面过夜。”

“那个打电话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说不准。打电话的人蒙着嘴说话,好像故意不让人听出来是谁。”

打电话的人也许就是杀人犯。他故意把这位主妇诱到现场,成为杀人现场的报案者。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带着这个疑问,王坤警官查看了营业处的顾客登记簿。可是上面没有赵军的名字,这说明赵军没有贷款。警察在搜查居室时从白如的床头柜抽屉里找到了一只用过的避孕套盒子。被害者肯定有个交往密切的男人。

这天晚上,赵军回家已是夜里11点了。赵熙问他有没有为金信当铺的案件被警察叫去。

“当然去过啦,还不是因为你是杀人现场的发现者嘛。”赵军不满地看着妻子,因为喝酒的关系,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为什么你要到那种地方去?”

“你还来问我,你究竟借过贷款公司的钱没有?”

“……反正警察一调查就会知道的。可我怎么会是凶手呢?我根本就没去过那里。并且我有不在现场的证人。”

“不在现场的证人?”赵熙心头的疑问渐渐消退了。

“昨晚我本打算到宜海市去见客户,和体育商会的经理见面,可他们自己到唐州市来了。这样,我和公司里的孙佳一起陪他们打起麻将来。发生杀人案的时候,我们正玩得带劲呢。”

“你把我扔在家里,自己倒去打麻将!”赵熙的心放下了一大半,不免又嗔怪起来。

三天过去了,“金信当铺”杀人案的调查没有什么进展。那个打电话的人为何把赵熙叫到杀人现场去?其中的原因至今仍然是个谜。赵军的名字并没出现在金信当铺的顾客登记簿上,而且他又有不在现场的有力证明,警方只好暂时认为他是清白的。

这天下午2点半左右,赵熙家的电话铃又响了。

“赵熙,是我——岳兰兰。我今天看见了你丈夫的事……就在刚才,我看见你丈夫的车,就在东名高速公路的长江立交桥附近。”

“你能肯定是我丈夫吗?”

“没看清脸。可我从车后望过去,驾驶座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你丈夫的车开到一家名叫新天堂的情人旅馆。这事实在出人意料,所以,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赵熙顿时觉得透不过气来了。

“要是你想弄明白的话,现在赶快到新天堂去看看吧。你丈夫的车一定还在停车场里。”岳兰兰的话里充满了挑唆意味。

赵熙的脑子失去了冷静,说:“明白了,谢谢你。我会想办法的。”说完,她挂断了电话。她看了看屋里的电子钟,当即下了决心:到那家旅馆去看看。

“新天堂”那白色城堡似的建筑映入了赵熙的眼帘。赵熙乘坐的出租汽车悄然驶向停车场。入口有一块牌子:“非本馆旅客的车辆谢绝入内”,于是她在停车场前不远的地方下了车。一个白发的小老头看见了她,走上来说:“是要停车借旅馆吗?”

停车场的入口很小,赵熙要想认出丈夫的汽车,必须走过去才行。“我刚才掉了个东西在里面,想进去找找。”

“丢了什么东西?”老头看出她是在胡诌,不由古怪地笑道,“是假的吧?其实你是想进停车场去看看,有没有你丈夫的车,是不是?”

“这……”赵熙窘得连话也答不上了。

“经常有一些妻子找到这里来。可是我们这里规定:客人至上,凡是来找人的一律不得进停车场。很抱歉,请回去吧。”

赵熙无可奈何地回去了。

这天晚上到了深夜11点,赵军还没有回家。赵熙的心愈发平静不下来。正当她焦躁到极点的时候,赵军推门进来了。“我给你带来好东西啦!”酒气醺天的赵军使赵熙更生气了。见她默不作声,赵军讨好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小盒子来。“给,这是你想要的绿宝石耳环。”赵熙仍不理他。赵军从宝石盒里取出一只嵌有绿宝石的心形耳环来。赵熙不耐烦地问:“今天和你一起到新天堂情人旅馆去的那个女人是谁?”

“新天堂是什么地方?”

“别装了!就是东名高速公路长江立交桥旁边的那个情人旅馆。在那里,你和别的女人玩得开心吧!”赵熙语气逼人。

“你看你看,你一会儿以为是我杀了那家金领贷款公司的女人,一会儿又疑心我和别的女人来往,你大概有点不正常吧?我要真去搞女人,何必去买这么贵的礼物送你呢?”

“送礼物不过是想掩盖你的荒唐罢了。是岳兰兰亲眼看见你把车停在情人旅馆停车场里的,兰兰可不是那种无中生有的人!”这是赵熙的一张王牌。因为兰兰也是赵军的学生,他常常称赞她是个正直的好姑娘。

“这……一定看错了,不能只看车号就断定是我的车吧?相仿的车号是容易混淆的。”

赵熙将信将疑地瞅着他。

又过了三天。赵军已是两个晚上没回家过夜了。以前也有过不通知家里就在外面过夜的情况,但通常第二天就回家了。赵熙心神不定地想:要不要去报警?或者先找公司里的人或他的朋友问一下?

上午11点,家里来了两个警察。是公安局的王警官和他的部下。稍事寒暄后,王坤问:“你丈夫现在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清楚,已经两晚上没回家了……”赵熙慌张地回答。

“我们刚才到他公司去过,那里的职员说他妻子知道他在哪里。”王坤的目光里充满了不信任。

“我真的不知道,我正在考虑是否要请警察帮助寻找呢。”

“难道你丈夫离家出走?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比方说,取走了存款啊,拿走了随身用品啊,等等……”

“请等一下。”赵熙慌忙走进赵军的书房,打开了小型保险柜的柜门。她检查了银行定期存折和各种证券,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武汉儿童医院能做三代试管吗

子宫内膜薄做试管会影响成功率吗

三代试管婴儿会有缺陷吗三代试管小孩的缺陷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