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6:14 阅读: 来源:硅酸盐防水剂厂家

清露吓一跳,一边安慰晨流不要轻举妄动,一边向元芑圣君求情。

然元芑圣君固执的紧,哪里听得进她的话。手一挥,座下的百名弟子,在凡逸的带领下,将清露与晨流团团围住。

清露见师父如此不讲情面,不得以拔剑相向,这样一来完全激怒了元芑圣君。

“大胆,清露,你这是以下犯上,欺师灭祖!还不束手就擒!”元芑圣君指着清露厉声喝道。

清露持剑的手直发抖,可看到被师弟师妹们围困的晨流,手又紧了紧。

一番相战后,清露带着晨流逃离了眉洛山,元芑一气之下,告知天下,将清露逐出师门,以叛门罪通告各大派,日后遇见清露晨流二人,绝不手下留情。

晨流自打这件事后,体内的魔气越发凝重,清露不得不用内力替他压制,可那股魔力实在太过强盛,直让她心生骇意。

为了不让晨流入魔,她用念力炼化出玄铁链,将晨流锁在山洞里,并将山洞封印,哪知有一天凡逸会寻了来。

凡逸攻破封印耐心劝导清露:“师妹,不要再执迷不悟,师父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好!因为……那妖孽是你的死劫!”

凡逸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直轰得清露外焦里嫩,脑袋嗡嗡作响。

尚未回神,一道紫雷横空出现,冲着凡逸劈了过来。

“泄露天机,当受天谴!”清露猛然间想到元芑的告诫,只是她没想到凡逸会这般大胆,将她的死劫说了出来。心中一痛,忙冲着凡逸飞去,将受伤的凡逸扶起。

凡逸已是伤痕累累,若不是修为浑厚,即时护住心脉,早就被神雷轰得魂飞魄散。

清露不断给他灌输真气,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凡逸因她而受天惩,她自然不能扔下他不管,见他受伤极重,只能将他送回眉洛山。

清露一走,晨流以为被她抛弃,魔念越凝越重,终至不可压制,瞬间成魔。

清露因为背叛师门,被元芑关入仙牢,等待她的将是仙门的开堂会审。

清露自知有错,倒也甘心受罚。只是担心元芑素来门规森严,此回如此大逆不道,元芑定不轻饶她。

何况她还是元芑最得意看重的弟子。元芑曾一心栽培她,想有朝一日将整个眉洛山交至她手上,可她居然私放妖孽,还与整个眉洛山为敌,干出这种欺师灭祖的混帐事,不让元芑生怒才怪。

好在元芑气归气,终是不想看着自己一心栽培的苗子就这么毁了,他想,只要清露诚心悔过,他倒不想再追究了,会审的事,做个样子糊弄过去就是。

开堂会审时,元芑高高坐在宝殿上,当着众长老和弟子的面让清露认错,清露倒是诚恳,认错的态度极为好,这倒让元芑悬着的心放了下,只是会审至一半,晨流突然杀进眉洛山。

嗜血长剑在手,剑锋闪着诡异的霓虹,一抹殷红格外引人,不时往下滴着血水,来人银发飞舞,一袭如云的蓝袍因为沾了斑斑血迹,早变了色。清澈碧蓝的星眸已凝满了血丝,红艳的快要滴血。杀气腾腾,嗜血淋淋的,让人以为看到了地狱来的修罗。

清露心口一阵窒闷,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师弟师妹命丧于晨流剑下,适才知自己太过天真,魔毕竟是魔,即使一心引导他,还是不能让他革心洗髓,彻底放弃魔念。

她不想他再滥杀无辜,向元芑请命:“此事全因弟子而起,还请师父成全,让弟子将功补过!”

元芑闻之幽幽叹气,抬首见天东边的明星光芒渐渐黯淡,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忙撇过头不忍看她,默想了片刻才冲她道:“到底是天意了,为师终是帮不了你,你且去吧!”

清露听得出元芑心中的无奈,自知此回一去,定是凶多吉少,忙冲着元芑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保重!”

说时化作一团绿光落至晨流对面。

晨流像发了疯似的对着眉洛山弟子一阵砍杀,她想也不想,横出一掌冲他劈去。

晨流一心沉在厮杀中,完全没有顾及到她,这一掌挨了个实,只是他怎么都不相信,伤他的人居然会是她。

“师……父!”晨流捂着作痛的心口,冲清露喊道。

说话间,嘴角不时有血水滴落。凄婉疑惑的眼神,直瞧得清露心底生寒。

清露心里百味陈杂。明知晨流之所以变成这样,全因她而起,可如今他已酿下杀念成魔,她不可对他再手下留情。

“孽障!你可知错!”清露纤指紧握成拳,冲他怒声喝道。

晨流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眸里盈满了迷茫。他心里酸胀的紧,面对她却道不出半个字。他之所以会来这,全是因为放不下她啊。他也知杀人不对,可是他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挡了他的路。他又如何救她?

“晨流没有错!”晨流强压下心底的酸胀,眸光火热,带着不解地凝望她。

他谁都不信,仙出好,魔也罢,与他何干,而他独独只信她啊!为什么连她都不相信他了!

他心里好恨好恨。更恨他自己对她除了师徒,还有另一层道不明的感情,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他生来是魔,对感情极为麻木,从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个人让他如此放不下。

他的眸光越发变得红艳,溜转间不时晶莹的液体在眸底打转。

清露见他冥顽不灵,怒意更深,红唇一咬,道:“我一直教导你不可滥杀无辜,而你终是起了杀念,杀了这么多人!有此可见,你并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心去,从今往后,你我的师徒之情到此为止!”

清露说时鼻翼生酸,跟着身躯抑制不住地颤抖起。

这几句话活像一把刀扎在她心头,明明是说给他听的,伤的全是她自己。

她没有勇气望他,眸光迅即调向他处,抑制多时的泪水顺着眼眶缓缓滑落,忙用衣袖拭去,生怕被他瞧见。

待平复好心绪,才转身,纤紧一紧,长剑在手,直朝晨流刺去。

“噗!”长剑没入心口,鲜血喷溅而出,有几滴不时溅在她脸上,腥热滚烫的感觉让她一阵骇然,跟着心口微微抽搐起,忙不迭的松了手。

晨流望着面色煞白的她,嘴角牵牵,将插在心口的剑一点点拔了出来。顺着剑锋的离体,血水越发喷溅的快,不一会在他脚下洼了一滩。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有没有人投月票的,鼓励下嘛!某人脸红,算是脸皮厚了一回!好吧,今天到此了!

新鲜石斛的吃法石斛的功效与作用吃法看完这家再做决定

通辽路桥工程MPP电力管敷设需要什么条件

昆明丙级钢质防火门供应商欢迎在线咨询

正骨培训班台州特价推拿手法培训

黑河风力发电大弯头附近厂家电话

新旧琉璃进口报关福建二手物品进口清关资料

仿木纹型材铝扁管固定方法

扫路车销售厂家改装厂价格

暖宝宝暖宫贴剂oem代工